一下雨就会将大量有毒废水冲到河沟以及地里
2020-06-22 18:4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按照村民的提示,记者从刘沟村出发不到5分钟,就来到了村民们所说的这个矿渣堆,这里足足有两个足球场大,约有30米高,将曾经的山沟填满。从不远处堆积的湿矿渣看,这里最近还在使用。矿渣下方,大片的麦地有些已经枯死。矿堆一旁道路上,雨水冲刷后留下的这些小坑里,水已经变成了鲜艳的绿色。在这些矿渣的下方不远处,就是村庄和河流,被钒厂污染的这条小河,流经刘沟村后直接汇入了刁河,流向了汉江。

村民:一个月就要换一次,你看城里头,两个月,三个月换一次,这边一个月就要换。

村民:要是夏天,这里下大雨,污水肯定一起流下去了。流到毛堂乡的大河,最后流到丹江。

村民:你看这才多长时间,十多天,不到二十天,全部成这样了,原来这(滤芯)是白的,现在都成黑的了。

村民:羊吃了上面的草,都生不了小羊了。以前我们这个村吃水就在河里,后来吃不成,又往上游挪了几十米,那井才打好的。

记者了解到,炼钒过程中都会大量使用到硫酸等有毒化学品,不仅会产生大量有毒气体,而且这些露天堆积的矿渣一旦雨水冲刷,大量有毒废水就会排到下游或是渗入地下,带来严重污染。

《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产生危险废物的单位,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置危险废物,不得擅自倾倒、堆放;不处置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马军认为,尽管我们国家对于工业固体废弃物也就是工业垃圾有着严格的处置、防治的法律法规,但是监管不严还是这些问题存在的主要原因。

知情者:你像氯化钠还有碳酸氢纳这类东西,掺到里面是一种钠化反应,然后加煤以后高温锫烧,烧完以后然后通过加水加酸泡。盐酸和硫酸这两样。这个(废水)一般都是挖个坑排到那个坑里面,有河沟就排到(河沟)。

王进:我身后这些铅合金,大概有一千多吨,它是我们回收了1600多吨(废旧铅酸)电池,通过我们这项技术提炼而成,这些产品马上就要发往上海、广州、武汉等各个城市和地区。

钒是一种稀有的金属,炼钒厂的主要产品是五氧化二钒,用于冶金、化工等行业,本身有剧毒,对呼吸系统和皮肤有损害作用,长期接触可引起慢性支气管炎、肾损害、视力障碍等。而在炼钒的过程中,会使用强酸等大量有毒化学原料,产生的矿渣中也含有大量有毒物质以及重金属。如果处置不当,会对土壤和地下水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污染,继而威胁人体健康。

位于湖北省襄阳市谷城县的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发展循环经济的高新技术企业,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将再生资源回收、加工再利用,产业涉及废铅酸蓄电池、废铝综合利用;铅基合金及铝合金的研制与生产。金洋冶金公司投建的废铅酸蓄电池资源化新技术等项目,解决了废旧蓄电池循环利用的难题,不仅降低了这些工业废品的污染风险,同时也带来了不错的经济效益。

村民们告诉记者,因为这个炼钒厂,村里的河流、地下水包括空气都已经被污染殆尽,这里的土地原本非常适合种植辣椒、芝麻等经济作物,但是现在根本无法耕种。

这批一千多吨的再生铅合金,不仅将为企业带来1500万的销售收益,也避免了1600多吨废旧铅酸电池可能会带来的环境污染。截止目前,湖北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累计回收废铅酸蓄电池1.5亿多只,相当节约原生矿石1000多万吨,节约标煤42万吨,减少废酸排放60万吨,减少固体废物排放25万吨,削减二氧化碳112万吨,削减二氧化硫17万吨。

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记者来到了在这个铅锌矿厂后面的山上,果然,这里还建了这样一个铅锌矿的尾矿池,尾矿泥将池水都染成了黑色,水面漂浮着白色的结晶物。矿池下方,渗出的污水直接排到了山沟。路边,记者碰到了一位骑摩托车村民。

绕到工厂背后,记者看到,这里白色的尾矿渣,堆积了有十多米高,散发着刺鼻的异味,在尾矿底部,还形成了一个水塘,和我们在村庄河沟边看到的情况一样,水塘边只要是能接触到水的地方,草和树木都已经枯死。一位曾在多年前做过钒矿生意的知情者透露,钒厂之所以污染严重,主要是因为炼钒过程中,需要使用大量有毒化学原料。

襄阳市环保局副局长 朱华伟:固体危险废物管理是环境保护非常重要的内容,襄阳市按照资源化、无害化、减量化的要求,一手抓无害化管理,一手抓循环利用,规划建立了谷城和老河口循环经济产业园,涌现了再生资源利用的金洋模式,餐厨与生活垃圾协同处置的国新天汇模式,促进了循环产业发展与清洁生产,环境保护的相得益彰。

马军,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他告诉记者,像一些金属矿渣、尾矿,绝大部分都含有有害物质,未经任何处理,特别是露天堆放,对于周边的环境将会带来不可逆转的严重污染。

马军:现在就是在我们整个的工业污染防治中间还存在着一些着一些缺陷,这里面虽然定义了这些相关的排放的法律法规标准,但是执法不够严格,违法的成本很低。在它的背后实际上是一些地方,还是希望用这些高污染,高排放的行业去拉动当地的gdp,这些问题在全国其实很多地方都普遍的存在。

在淅川县玉典钒业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记者看到,这家公司隶属于淅川县玉典化冶有限责任公司,依托淅川-内乡-西峡一带丰富的钒矿资源,集矿山开采、五氧化二钒精细加工、钒系列产品研发销售为一体的合资企业,也是当地唯一一家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企业;像这样的工业企业,该如何做好环境治理和无害化排放呢?尽管因为污染的问题被多家媒体曝光,但到目前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为了治理污染企业的排放,当地政府曾表示,先后有350家冶炼、化工等企业被关停,40多个能为gdp作“贡献”的大型项目被拒之门外。其实,针对工业垃圾特别是危险废物的处理一直是个难题,各地都在想办法来解决。在湖北襄阳有这样一家企业,他们着手将工业垃圾,特别是危险废弃物变废为宝。

王进告诉记者,在回收处理、循环利用时,如何避免对周边环境造成二次污染,是他们这个行业面临的最大难题。金洋冶金历时十年研制的废旧铅酸蓄电池低温熔炼技术,弥补了传统技术的短板。

村民:有10年了,我记得我刚(嫁)过来那时候,水还好,这七八年水垢都多了,这都吃不成。

在这些钒矿堆北面约1公里的坡脚下,就是九重镇的刘沟村,这个村庄正好处于炼钒厂以及这些矿渣堆的坡下,上下落差近100米,钒厂以及这些有毒的矿渣废水,大部分最终流到了包括刘沟村在内的下游村庄。去年采访时,刘沟村村民们就反映,他们是这家工厂的最大受害者,流经村庄的这条小河沟早就已经被工厂污染,连庄稼都不能浇。再次来到村庄时,村民说污染依然在继续。

湖北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进:废铅酸蓄电池属于危险废物,如果不回收会对土壤造成污染,会对人群造成重金属危害,如果不规范回收,会对水体、大气和土壤造成不可逆的危害。

村民们说,自从10多年钒厂建在这里,村边这条小河沟里的鱼虾、水草早就陆陆续续死光,山坡上炼钒厂露天堆积的矿渣,一下雨就会将大量有毒废水冲到河沟以及地里,现在河沟里的水看着很清,实际上这水流过的地方连植物都不会长。现在更为严重的,村里的地下水也已经被污染,水井里的水几乎都不能吃。

去年采访时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就了解到,这家工厂除了污染空气,最严重的就是钒矿渣随意露天堆积,对当地土地和水源造成了严重污染。

十几分钟水烧开之后,水面同样出现了一层白色的漂浮物,过了一会这些漂浮物又沉到了水底。为了让记者看得更清楚,一位村民用一个竹把子,把水搅动了一下。沉积物在水下形成了一团白色的絮状物。

村民:究竟对人体有多大的害处,我们也不懂。那个尾矿水,在那里挖了个池子,都沉淀在里面。

王进:采用废旧铅酸蓄电池低温熔炼技术,废铅酸蓄电池通过破碎分选,把电池里面的各个组成部分分开,铅和铅糕这块,通过冶炼,把它转化成精铅和铅合金,用于生产新的蓄电池,塑料主要用于生产再生塑料粒,废酸转化为硫酸盐副产品,进行回收利用。

马军:选矿、还有冶炼,这些过程会常常产生一些更加有害的物质,尤其是这些有色金属,常常是和一些有毒的重金属去伴生的,那么这里面像危害最大的像铅、汞、铬、六价铬,还有这些贵金属砷,这些物质是危害最大的,很多这些有毒有害的重金属,它不能自然地降解,也就是说它释放出去以后,它就会长期的存在。

这里是河南省淅川县九重镇,就在这条引水渠北岸不远的地方,三座高耸的烟筒正在冒着滚滚浓烟,那里正是我们去年曾经报道过的淅川县玉典钒业有限公司,工厂距离这条引水渠的直线距离也就在1公里左右,在这里我们就能闻见烟筒里飘散过来的异味。

按照村民们提供的线索,记者跟随送钒矿的大货车,在村庄上游约2公里的地方,找到了这家名为玉典钒业公司的炼钒厂。

知情者告诉记者,炼制钒矿,还有一个烧矿的工序,会产生大量的有毒气体,这些毒气所到之处,草木也都会枯死。

九重镇因古代水利工程九重堰而得名。自古以来,这里的自然环境就非常洁净而优美。但是工业的发展和工业垃圾的治理不当,对自然环境尤其是水源的污染,却十分令人担忧。十多天前,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再次来到了这里,沿着曾经采访过的路线进行了再次调查。

记者了解到,因为接受记者采访,曾经有两位村民被人打伤,所以现在很多村民都很害怕谈及钒厂污染的情况。

马军:一旦到了雨季的时候,很多就会直接被山洪被这些雨水冲刷到河里面,这些垃圾就直接损害了这个水体的质量,那么另外即使是做一些简易的填埋,那么这种填埋如果没有做这些防渗的系统,它也会是被随着这个雨水渗入,那么它会淋溶出来,溶解出来这些有害的物质。这种垃圾的渗滤液,实际上它的危害是相当大的。

村民们告诉记者,紧挨这个铁砂矿厂旁边,还有一个铅锌矿厂,近五米高的矿渣同样露天堆积在了河边。很明显可以看到,小河沟的水已经变成了黑绿色。

金洋冶金公司投建的废铅酸蓄电池资源化新技术项目解决了废旧蓄电池循环利用的难题

工业垃圾最大的隐患,是对水源、土壤等环境资源的破坏。处理好了,它是当地经济建设的正能量,处理不好,难免会产生安全问题。河南淅川是南水北调的核心水源地。近几年来,当地政府已先后关停了350多家企业,为保证南水北调的水源安全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玉典钒业的给周围环境带来的污染隐患,还需要引起更多的关注。再过两天,2015年元旦,新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将正式实施,这是现行的环保法25年来首次大修。其重要的内容是,在新环保法中规定了重点排污单位,应当如实向社会公开其主要污染物的名称、排放方式、排放浓度和总量、超标排放情况,以及防治污染设施的建设和运行情况,接受社会监督。严禁通过暗管、渗井、渗坑、灌注或者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防治污染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违法排放污染物。不难看出,新修订的条款更加细致,所列举的情形更加具体,为这部法律的可操作性加分不少。希望这部“铁券”法律,同步得到“铁腕”的执行,真正发挥好它对环境的保护作用。

这盆不到两公斤的水,烧开之后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白色沉积物,这些白色的沉积物是什么呢?村民们说,他们也不知道这水里究竟是什么东西,对人体究竟有多大的危害?在没有其它水源的情况下,村民们只能饮用这样的井水。

采访中,刘沟村村民告诉记者,炼钒厂污染最严重的就是到处堆积的矿渣堆,记者看到的矿渣堆还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在村庄东边和炼钒厂之间,还有一个更大的矿渣堆。

在刘沟村,很多稍有经济条件的村民,几年前就早已搬出了这里。记者看到,有的人家因长期无人居住,院子里都长满了杂草。而继续居住在这里的村民们不得不担心的是,水和环境的污染,不知道会给他们以及子孙后代会带来怎样的恶果。

其实,早在2005年,《河南日报》就曾以:“淅川县九重镇炼钒污染何时休?”为题,对这家玉典炼钒厂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况进行过曝光,之后也有多家媒体对这里的污染情况,进行过报道,但差不多10年过去了,这里的污染依旧。

而在这个煤场的北边,一个更大的矿渣堆显露在记者面前。面积约有近千平米,高约20米,散发着阵阵刺鼻的气味。从这两张对比图上,我们似乎看不出太大的区别。记者了解到,去年这里的情况被曝光之后,矿渣堆上曾铺土种草,但是没过多久,这里又开始堆积矿渣。下面的这个水池,其实都是矿渣的渗出液,散发出阵阵刺鼻气味。

村民喝的饮用水到底是什么样呢?村民决定给记者烧一锅水看一看。水烧开之后,记者发现水面开始起了一层白色粉末一样的漂浮物,再过了十分钟,水底便出现了这样一层白色的沉积物,另外一口烧开水的黑锅里,这样白色的沉淀物看的更为清楚。为了证实村民的说法,记者又来到了另外一户村民家,他们也决定给记者烧一盆水看看。

在湖北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工人们正忙着将刚刚分离出来的工程塑料粒、铅及铅合金装袋、整理,作为再生材料送往塑料制品厂和蓄电池厂循环利用。铅酸蓄电池因成本低、性能稳定,长期在电动车电池等市场占据主体地位,但因铅污染又饱受诟病。

走到工厂背后,我们更清楚看到,四座烟筒有三座在冒烟,浓烟在空中绵延几百米,运煤车在路边穿行,很明显,这家炼钒企业依然在开足马力运行。因为工厂建在地势较高的山坡上,周边村庄清晰可见。

记者来到了去年记者曾经去的矿渣堆积场,这距离工厂约500米。去年这里曾经是一块麦地,现在已经被各种颜色的钒矿渣堆满,从矿渣上的车痕看,这里被填才没几天。

刘沟村村民:以前我们小孩子小河游泳逮鱼什么的都有,现在你要下去,一游泳回来那身上痒,起疙瘩。

村民:花了一千六七百块钱。(井里)刚抽出来就洗衣服,这个就做饭时用。

现如今,湖北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年可处理废铅酸蓄电池20万吨,辐射以襄阳为中心周边800公里半径范围的省市地区。年产铅及铅合金25万吨、铝合金10万吨、再生塑料5万吨、硫酸钠2万吨,在区域内形成了铅、铝两大再生有色金属循环经济产业链。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ijtdmv.cn湖北省枣阳市九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www.ijtdmv.cn版权所有